寄生兽医 > 玄幻小说 >
    六爷的脸色更是一冷,嘲讽地笑道:“孙天穹,你还是多关心一下自己家的小辈的好,等到你真要是不行了,这孙家还能有几天的好日子?”

望着余志坚离去的背影,许大头站在原地久久没能回过神,这时他的亲外甥和亲侄子冲他过来了,声音里满是委屈的哀嚎道:“叔……舅舅,那小子把我们的大熊给拉走了,说是要吃狗肉,你可得给我们做主啊!”

“呵,让我向一个孩子道歉,凭什么啊!少指着我说话,你以为你谁啊!”卖货女冷哼一声,嘴角牵动起一丝鄙夷的笑容,像是听到了个天大的笑话。

可这一次,诡异的一幕出现了,明明王宝乐是趁着对方躲避的时机出手,但却突然的从那陪练身影的身上,散出了一股吸力,这吸力仿佛化作了看不见的大手,一把抓住王宝来的手臂,拉动其身体改变方向后,被那陪练转身一抓,再次抓住了王宝乐的手指,瞬间一掰。

两个小家伙说的是真心话,这审讯室里有空调吹,灯光也很柔和,重要的是关上窗户之后,安安静静的,一点也听不到外面的吵闹喧嚣声。

林昆淡定一笑,道:“老婆,看把你紧张的,我就是开个玩笑,晚安喽。”摆摆手,向旁边的一间卧室走去。

“我不知道……”林昆尴尬的笑了笑,道:“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,但我真的不知道你是第一次,否则的话我也不会那么唐突……”

“你妈妈快过生日了?”林昆问。“是啊!”小家伙白了林昆一眼,小大人的道:“林昆,你该不会不记得你媳妇的生日吧,你这个老公可真不称职哎,妈妈知道了会生气的。”

一顿拳打脚踢的暴虐之后,一身匪气的中年男和他的儿子都躺在地上直哼哼,林昆拍拍手示意暴虐完毕,小楚澄也学着他的模样拍了拍手,看上去既可爱又滑稽,周围围观的大多是学生的家长,全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这爷俩,就这么教育孩子,将来还不得教育出一个混世魔王啊!

于老将手指抬起点在了眉心处,再次开口轻念咒语,这一回我算是看清了!镜子果然在发光,而且院子里的风越来越强,我急忙后退躲到了内堂大门的后面。“请祖师!”这是于老的声音,刹那间我好似看见一个模糊的影像在于老背后亮了一下,急忙揉了揉眼睛,再看却什么都看不见。

短暂的单独面对,韩心心中还是难敌小女孩的羞涩,竟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,林昆情商是有的,但这种正儿八经的泡妞他还真不咋会,过去这二十多年,他也就初中的时候和周晓雅算是谈恋爱,之后就再也没有过。

“昆哥,你还恨我么?”周晓雅突然问,目光里流露出一丝难言的愧疚歉意。

端起桌上泡着的柠檬水,小小的抿了一口,林昆站起身来走到窗边,高挑的身影伫立在大落地窗前,窗外的阳光在她的身上勾勒出一圈曼妙的金边,透明的办公室大门后的男同事们顿时没了工作的心思,纷纷向他们的女神领导投来了炙热的目光,一时间竟看的有些痴了。

林昆脸上的表情愣了愣,心里头合计着,感情儿子说让自己照顾好自己,是别被美女阿姨们给骗走了啊,他看看林昆,林昆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,再看向澄澄,他笑着答应道:“好,儿子,爸爸答应你!”

其他的三个民警快速的回过神,齐刷刷的掏出枪指向了林昆的脑门,大喊一声:“别动!”

不等冯远志开口,冯佳明转过头一脸阳光的冲李花笑着说:“妈,没事了,咱们赶紧吃饭吧,别让客人等着了。”

“我让你笑!”林昆嗖的一巴掌挥出,直接拍在了李春生的后脑勺上,后者直接痛叫了一声,差点一头栽在了地上,抬起头委屈巴巴的看着林昆,“师傅,不就是被师母给甩了么,你干嘛把火气都发到我身上啊……”

宋哥和几个保安脸上的表情同时一凛,连忙说道:“兄弟,你可别乱说啊,我们可没吃什么鹰肉。”

自己的身体穿越而来后,好似变得有些怪异,不是正常人身体,真和她们有亲密接触的话,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不良后果,这些,都要考虑清楚。胡思乱想着,陆宁出了庄园,直奔东海邸店。

林昆嘴角微微的一笑,一阵暖意浮上心头,想起林昆动人的模样,心里更是甜滋滋的。他放下了手机,刚准备揣回兜里,手机突然又嗡嗡的震动了两下,又是一条短信发送了过来,这次不是林昆而是章小雅。

董大海一直注意着林昆脸上的表情,林昆对他还算礼貌,一直也没给他甩脸子,也没做出一副爱答不理的表情,脸上始终挂着平静的笑容。

随着这女孩越来越近,林昆的眉毛挑了挑,他心里纠结着是不是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拔刀吧他确实不想节外生枝惹事,夜场里这种事多了去了,他总不能见一个管一个吧,老实在这坐着吧,良心上又过不去。

女武神拿着长筷子,娴熟的将一个个肥肥的肉蚕在地瓜粉上重重的一涮,然后直接扔到了油锅里,新鲜的香气又马上涌了起来。“我养的大肉蚕!!”祝明朗哀嚎一声。“我饿了,你家没别的食材了。”蚕蚕这么可爱,你怎么可以吃蚕蚕!

王氏一直在旁赔着笑,心里也暗自庆幸,幸好自己还从来没当面给过阿牛这个最好的朋友脸色看。

抛头露面来质库典当,却被弟弟撞个正着,陆二姐不由羞愧,说:“大郎,你怎么来海州了?”看着陆宁装束,随之脸色一变,“你,你不会进了戏班吧?”又急急道:“你,你怎么这么糊涂啊?肯定是瞒了母亲吧?不行不行,你快些辞了戏班东主回家!”“家里是断粮了吗?等我出来,帮你饶一斗米,不过,你别告诉母亲,米是跟我拿的,不然,母亲肯定不要的。”

三楼比一楼明显安静多了,偌大的大厅里,只摆了七张桌子,桌子与桌子之间的距离很远,而且中间还有自动移动的屏风,规格显然比一楼高上不少。

见韩心脸红,林昆赶紧打破尴尬,对澄澄道:“儿子,你不能这么说话,对阿姨要有礼貌。”

黄权必须是今天的主角,这么一间五星级的大饭店,包的又是最气派的乾坤大厅,所有一切的费用都不用同学出,全都他一个人掏腰包,就这大派头的举动,他不是主角谁是主角?这些等在门口的昔日同学们,都希望能借今天这个机会,多跟这位发达了的老同学多接触接触,好在以后发展的道路上,多得到些帮助,这就是赤裸裸的现实主义。

耿军狄笑着道:“嗯,他要是能一口气把这八瓶饮料都喝下去,我就饶了他这回。”

“什么第一次?”冯佳慧嘴角突然邪邪的一笑,眼神里满是深层的意味。韩心把小胸脯一挺,脸上轻佻的一笑,“你说呢?”说完捂着嘴咯咯的笑了起来。

林昆咧嘴一笑,故意嘬着门牙道:“老婆,和我还客气什么,咱们是一家人嘛。”林昆顿时气节,眉头一挑,就要从林昆的怀里接过孩子。“别,别把小家伙给弄醒了。”林昆往旁边躲了一下。林昆不再说话,拎着包走在前面,林昆抱着小楚澄站起来,跟在后面。

虽然对那小子的印象不咋地,人五人六的而且脑袋像是被门夹过的,但既然那小子的外甥跟澄澄是好朋友,林昆觉得看在澄澄的面子上,还是有必要过去看一看的,于是他穿过了马路,就向对面跑了过去。

“妈妈,这是我的新朋友红叶……”澄澄一脸兴奋的说,然后又转过头对小海东青说:“红叶,这是我妈妈,快跟她打个招呼吧!”

可不等他们发现别的符合他们心目中的那个人中龙凤一样的男人,林昆这个在他们眼里痞子一样的男人,已经走到了林昆的跟前,当着他们所有人的面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啵的在林昆的脸上亲了一下。

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在三个月后的这一天,王宝乐的体内,勉强的形成了一个他能感受到的黑洞噬种。

“你的肚子本来就叫了!”韩心不服气的说。“可是我掩饰的很好啊。”林昆笑着道。“那也不冤枉你,反正你肚子叫了。”韩心耍起了小女人的心性,不讲理的道。

可现在,那曾经美好的愿望,就像这凡尘间炫丽的灯火一样,被世俗侵染的变了颜色。

你说不打就不打?咱们林大兵王根本不鸟他,抬起脚冲着徐有庆的身上就踹了两脚,这两脚的力道很大,踹的徐有庆顿时像是杀猪一样惨叫了起来,整个人翻身滚在地上,叫唤了两声之后直接疼的昏死了过去。

小楚澄噔噔噔的跑回了餐厅,坐到了椅子上,林昆问:“澄澄,刚才是谁按门铃啊?”

“呵……”林昆淡淡的一笑,道:“你想的倒美,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,想让我喜欢上你,绝对不可能!”语气虽然强硬,但也隐隐充斥着一丝暧昧,她打开了啤酒,咕咚的也喝了一口。

“有事!”余志坚嘴角冷的一笑,他本来就看许大头不顺眼,趁这个机会戏弄戏弄他是必须的,余志坚抬起手臂冲许大头晃了晃,轻佻道:“骨折了。”

陆宁微怔,好似第一次听她称呼自己“主君”,又自称为“奴”,也不甚在意,笑道:“一句称呼而已,方才你没吓到就好,我也没想到,本来只是顺路带你来回家看看,不想到了这村子,还遇到纠纷,要耍大刀吓唬他们!”